2011-04-11

轉貼自 環境資訊中心 更新日期:2011/04/06 10:37 洪美惠

1992年巴西里約的地球高峰會上,12歲的瑟玟‧卡莉絲‧鈴木自籌旅費、跨越5000英里來到現場,登台分享自己從事環保運動的原因:「你們此刻正在決定,我們將在什麼樣的世界裡成長。我從事環保運動,是為了自己的未來而奮鬥。失去自己的未來,跟選舉落敗、股票慘跌,是不能一概而論的。」

大人們,請言行一致!

當孩童不敢呼吸空氣,因為其中充斥有毒物質、當他們害怕外出,因為臭氧層破了一個洞……,環境惡化,兒童深受其害。環境汙染的負面影響,比起成人,對兒童衝擊更為劇烈。世界衛生組織指出,如果避免環境風險的發生,每年約可拯救約400萬孩童的性命。此外,第二次世界大戰後,每年約莫有1500種新的化學物質誕生。長期暴露在化學物質中,對於嗷嗷待哺至青春期前的孩童,有終其一生的影響,包括氣喘、畸形、學習障礙、免疫系統失調等等。環境議題必須納入兒童的生存權利,因為,經濟發展不得危害下一代的發展機會,這就是世代正義。

龍貓森林不是夢

距離東京40公里之遙的狹山,是宮崎駿電影《龍貓》的舞台背景,也是面積廣達3千5百公頃的天然綠地。1920年代起,這片綠地因為遊樂園、滑雪場以及高爾夫球場陸續陸續建立,面臨消逝的危機。1990年,「龍貓故鄉基金會」成立,以募集基金的方式,來保護「龍貓居住的森林」,引起孩童的廣大支持。根據統計,40%的捐款件數,都是來自學生。孩童支持的力量,使得峽山超過1萬5千平方公尺的森林得以保存,在土地昂貴的東京郊區,難能可貴。

「龍貓森林的故事對於孩童而言,是相當具有說服力的。小朋友會去相信龍貓的存在,而不會有任何算計。」台灣環境資訊協會信託部主任孫秀如表示。她說,基於「有價值就值得保護」的精神,並且成功守住綠地的故事,在協會一開始推行「全民守護白海豚」認股行動之際,就是值得參考的經驗。

台灣白海豚岌岌可危

一年(2010年)前,包括台灣環境資訊協會、彰化環保聯盟等團體,決定以全民認股的方式,阻擋國光石化這個每年預計排放1千2百萬噸二氧化碳的大怪獸,進入濁水溪口濕地。這片濕地,是目前數量不到100隻的中華白海豚覓食的重要棲地以外,更是彰化沿海漁民與蚵農賴以維生的海域。 在六輕設廠的麥寮鄉,因為空氣汙染,周圍學童上課都得帶著口罩;鄰近後勁的高雄縣潮寮國小,學生昏倒就醫情況時有所聞。學者指出,國光石化如果運轉,將大幅提升國人心血管與癌症致死的機率。從一輕至六輕,台灣石化產業的歷史進程,孩童沒有置喙餘地;那麼,尚未發生的國光石化,基於世代正義的原則,怎能將孩童排除在外呢? 兒童參與環境運動 守護白海豚、守護未來 「有一個10歲的小朋友,在認股書上寫著:我沒看過白海豚,但是希望長大之後,還能看到他們。」孫秀如說,雖然沒有統計,認股人數的人口結構。但是在守護 溼地的大小活動中,都可以察覺小朋友的身影,比起其他抗爭現場,確實多了不少。 去年六月,50多位大小朋友自發性地帶著各種可以發出聲音的樂器,於西門徒步區進行移動音樂會,「以自己的方式保護白海豚。」在此之前,一位義工媽媽和兩位女兒,於西門町紅樓廣場前,募集認股意願書。去年底開始,馬總統政府來自全國2000多封信,呼籲總統「要 溼地,不要國光石化」,其中絕大部分來自全台各地的國中、國小學童。不過,對於下個世代爭取自己未來的訴求,總統至今仍未回應。 孫秀如認為,孩童參與環境運動是很好的土地教育過程。「因為有參與,所以對土地產生情感。」這些經驗,當孩童逐漸成長後,便會產生思考的能力。關心環境的價值觀,因而對往後的是非判斷產生影響。 此外,許多學生透過網路,得知守護白海豚認股行動,並且影響了父母。「因為孩童的提問是直接的,透過孩子去說白海豚的故事,容易喚起大人反省的能力,也特別容易感動他們。這是孩童參與環境行動的力量。」 2005年的世界地球日,便以「保護孩童和未來」(Protect Our Children and Future)為主題,提醒世人關注兒童暴露有毒物質、飲水、氣喘以及肥胖的問題。不過時至今日,未來主人翁面臨的環境威脅,不減反增。譬如,車諾比核洩事件25周年的今日,距離現場4小時車程的小鎮,其販售的牛奶經過採樣,發現了超過烏克蘭兒童牛奶標準5-16倍的放射性物質。此外,食物、住家、玩具、遊戲空間以及藥品,都有可能增加孩童過敏、氣喘等疾病。 如果有一天,孩子問了與9年前瑟玟‧卡莉絲‧鈴木相同的問題:「你們有將孩子的未來排在第一順位嗎?」這時,我們又該做何解釋呢?